第022章:混战
作者:花喵咪 更新:2020-01-25

  她爸爸是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她的爸爸!

  谷明国吃痛的大叫一声,一拳头没有落在谷明忠的胸上,转身凶狠的瞪着谷曼曼。

  “看我今天不剥了你的皮!”

  谷明国一把就揪住了谷曼曼的耳朵,直接将她提了起来。

  谷曼曼痛得哭出了声,耳朵就想要掉下来一样,她一只手抡着火钳子去打谷明国,一只手去抓谷明国揪着她耳朵的胳膊,一口就朝着谷明国咬过去。

  “你是狗吗?小杂种!”

  谷明国照着谷曼曼的头就是一把巴掌。

  突然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他,那人便是张廷玉,“身为一个长辈,对晚辈怎能如此下手?”

  “关你屁事!”

  谷明忠挣脱了张氏、刘氏和谷老爷子的束缚,扑过来一拳头就砸向了谷明国,将他一下子打倒在地上。

  同时程氏也从地上抓起了一个凳子砸向了谷明国,谷明国一下子身中两招,扑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程氏和谷明忠小心翼翼的去抱自己的女儿,“曼儿,你有没有受伤?让爸爸看看。”

  “曼儿,妈妈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了!”

  “爸爸、妈妈,我没事!”

  就算泪花在眼眶里闪着,她还是幸福的笑了,好幸福好幸福,要是有墨城就完美了。

  “他爹,你看孩子的耳朵下裂开了一条口子,流血了!”

  程氏看着谷曼曼耳垂旁的血迹失声大叫起来。

  不说则已,一说谷曼曼觉得更加的痛,龇牙咧嘴的看着爸爸和妈妈。

  “曼儿疼吗?”

  谷明忠轻轻的去抚摸她的小耳垂。

  谷曼曼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硬是笑了笑,“爸爸,真的不疼。”

  她心疼的看着爸爸被撕得七零八落的衣服,那露出的胳膊、腿布满了血红的印子,脸上更是凄惨,不但有抓痕还有红色的掌印,头发也被撕成了鸡窝,还有一坨没有了头发,露出血红的头皮,眼泪不由得掉了出来,要不是因为她,爸爸怎么会被这样暴力对待呢!

  “爸爸,疼吗?”

  谷曼曼努力地咧着脚小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带血的伤痕。

  “他爹!”

  程氏痛苦的唤了一声,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打了她的男人,一个是她的公公,一个是她的婆婆,还有一个是她的弟弟,一个是怀孕的弟媳妇,她看来看去,一把揪住了躺在地上的谷明国,她不会撒泼,只能一个耳光子去打谷明国的脸。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和你哥辛辛苦苦爬在地里,养着你,你居然这样待我们!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妖婆子!放开我的明国!”

  “嫁汉婆子!放开我男人!”

  张氏和刘氏刚才打了谷明忠,打得过瘾,突然被谷明忠挣脱,这下异口同声吼了一声扑向了程氏。

  谷明忠很霸气的上前将自己的媳妇护在了身后,“你们既然说我们断绝了关系,就不要随便动手。”

  “你还有脸说?你那个不要脸的婆娘差点打掉了我的孙子。谁敢再动他们一根手指头,我今天凭了老命也要要了那人的命!”

  谷老爷子暴怒的吼了一声,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已经黑了两个眼圈,脸上满是红色的巴掌印。

  “你还了我们的钱,否则,别想安生!”

  刘氏也跟着搭腔。

  谷曼曼冷哼一声,“爷爷,你看三妈她劲头大着呢,还能打人骂人,咋个能掉了孩子?”

  “滚你妈的逼!我要你顶嘴?”

  谷老爷子要去打谷曼曼,却被谷明忠一手拦下。

  “爹,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爹,就算是雇个长工也要给工资的,我们两口子这几年下了那么多大苦,就值那几个钱?这钱是给曼儿交了治疗费,没了,你非要就要了我的命吧!”

  谷老爷子一巴掌就要去掴谷明忠,“你以为我不敢要你的命,就算是你死了,我一滴泪也不掉,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这时张廷玉叫的保安已经到了,把谷家一窝一个劲的往外拉,“这里是医院,谢绝闹事,请配合!”

  “放开我们,你们有啥权利拦着我们,你们这些王八羔子。”

  张氏被人一推,一个不小心,就跌倒在地上,破口大骂。

  保安将谷家四个人硬是推搡了出去,只听得见骂骂咧咧的声音渐行渐远。

  谷曼曼长长出了一口气,她知道这件事情还没有完,只要动了那六百块钱,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可是她也不甘心,那些钱都是爸爸和妈妈辛辛苦苦从土里面抛出来,凭什么由着他们吃喝拉撒,而爸爸和妈妈不见一分钱。

  她看了看张廷玉,“谢谢你。”

  “不客气,以后你们在医院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和清净。”

  张廷玉温和的一笑,眼神中带着些许伤痛,原来这小丫头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难怪小小年纪有这样的心机,他想为她多做点事。

  谷曼曼看了看程氏,“妈妈,过来让我看看你受伤了吗?”

  “哎!”

  程氏激动的答应了一声,曼儿终于醒过来了,终于肯见他们了,曼儿这样说,是不是不会丢下他们夫妇了?

  谷曼曼轻柔的摸了摸程氏的小腹处,“妈妈,难受吗?痛吗?”

  程氏开心的摇了摇头,就算是再痛,她也开心了,她哭着流着泪。

  “妈妈,不哭!”

  谷曼曼伸出小手踮起了脚尖,还是够不着给妈妈擦眼泪,程氏蹲下了身子,紧紧地抱住了谷曼曼。

  “我的曼儿,以后再也不要吓妈妈了?妈妈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的。我的曼儿,我苦命的而。”

  谷曼曼轻柔的擦拭着程氏眼角的泪水,原本她打算是多睡几天的,可是看着爸爸和妈妈被人欺负,她再也忍受不了了。

  许久,娘们俩才缓过了神,谷曼曼看了看张廷玉,“张大夫,你去带我爸爸交了我和妈妈的住院费吧!谢谢你了,曼儿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张廷玉有些难受,这样一个小丫头,居然懂得这么多,“知道了。”

  “谷大哥,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