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4:许多年后
作者:困成熊猫 更新:2020-01-17

痛苦的日子难熬,幸福的日子却过得飞快。转眼闹闹就长成了大小伙子,而凌琤贺跟驭东重逢了也有十多年了。这一年对凌琤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用李老太爷的话说,只要能安全度过这一年的某一天,凌琤以后就可以放开了心活着了。

李家人总是言出必应,所以越接近这日子,凌琤心里就越是有些七上八下的。老实说这么多年跟贺驭东守着对方,连争执都没有过,感情好得让人羡慕,也该知足了。可人就是这样,得到了一些就想再得到一些,总是难满足的,特别是体会过那种刻骨铭心的感情之后,更是不想与对方分开,所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凌琤总会有些不安,失眠的毛病又回到了他身上,而这是在重生之后几乎没有过的。

贺驭东显然察觉到了凌琤的异常,于是他一方面安慰凌琤,一方面自己也有些控制不住地感到害怕,一重又一重的恐慌困扰着他,有时候甚至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梦见凌琤像数年前的梦里一样,全身冷冰冰地坐在轮椅上,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生气。

以前还没有得到凌琤的时候,贺驭东会想着控制凌琤,把他关在自己随时随地能看到的地方,然后他就会感觉心里好过一些。可是现在却不同了,凌琤已经属于他,他还能怎么做?

凌琤笑着看贺驭东,“我寸步不离地跟着你,咱们吃饭在一起,洗漱在一起,睡觉在一起,工作在一起,二十四小时几乎是零分离状态了。还有昨天我的体检报告不是出来了么?医生说没有任何问题。”

贺驭东还是觉得不好,搂着凌琤说:“今天咱们哪儿也不去,就在家。不工作,不上班,谁也不见,就我们两个人。”

凌琤说:“好。”

可事实上,贺驭东依然显得十分焦躁,甚至越到后来越明显。入夜的时候他不肯关灯,也不肯让凌琤脱离他的视线,甚至天刚黑下来,就忍不住拉着凌琤上床解开凌琤的衣服,让他与自己最紧密地连在一起,用这最直接的方式证明他们依然是活生生的。

凌琤出奇地顺从,窝在贺驭东怀里,由着贺驭东在他身上折腾,直到实在是承受不住,才不由地哑着嗓子骂出声,“贺驭东,还有一个小时就过了今天了,老子要是死也肯定是被你做死的!”

贺驭东这才停了下来,整个人却依然崩得紧紧的,就连帮凌琤擦身体的时候动作也有些僵硬。

凌琤知道,对于贺驭东来说,他的重要性不亚于贺驭东在他心里的重要性。他们太珍惜彼此了,以至于一但有分别的可能就完全无法放松。

贺驭东说:“凌琤,别睡,陪我说话。”

凌琤打了个呵欠,有气无力地问:“唔,说什么?”

“说什么都行,只要让我知道你还好好的。”贺驭东将凌琤紧紧搂在怀里,轻轻地吻着他的耳后,“咱们再工作几年,等以后闹闹能掌大权的时候,就一起出去旅游吧?你想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儿,要是不放心闹闹,一年可以回来一两次你说好不好?”

“……凌琤?”贺驭东不信邪地叫了一回。

“呼噜……”

“……”睡着了?!

贺驭东把凌琤扳过来一看,还真的是睡着了,睡得尤其香甜!再看看墙上的挂钟,再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过了今天。

再挺一会儿吧,贺驭东心想,只要过了零点凌琤还安然无恙,他就能放心地安安稳稳地睡个好觉了。

最后贺驭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几点睡着的,他只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凌琤还好好地在他怀里,而闹闹则在外头敲门,问:“大哥,二哥,还没起床么?”

凌琤咕哝一声把被拉高蒙住头,贺驭东起身下床,去开门说:“你二哥累了,要休息。有什么事么?”

闹闹在门口站了几秒,眼里飞快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但很快笑了笑说:“没什么,看你们这么久不下来吃饭所以过来问问,没事就好,那我先下去了。”

贺驭东应了声把门关好,猛然想起什么,但想了想却没有转身,更没有去叫住闹闹。

闹闹一个人下了楼,去坐到椅子上把早餐吃了,然后背着包上学去了。今天是他的生日,每年的这个日子他二哥都会给他做面条吃的,可是今天没有。其实他都这么大了也该无所谓这些,但是心里却隐隐的有些难受,毕竟,他一直都觉得真正关心他的人只有他们。

贺驭东轻轻勾画着凌琤的腰间,在他耳边低声说:“凌琤,闹闹好像有什么心事。”

凌琤迷迷糊糊“恩”一声,突然窜起来,“糟糕,今天他生日啊!我没起来给他做面条!”

贺驭东也给忘了。这几天他们一直被弄得提心吊胆的,所以好多事情根本就存不进脑子里了,这一放松下来还真是,居然把闹闹的生日给忘了。

凌琤说:“好在礼物我提前准备了。”

贺驭东说:“我也有礼物。”

凌琤点头,“那就好,一会儿让吕清去打听一下,看闹闹几点放学,然后咱们去接他一起庆生吧,也顺便庆祝我过关。”

贺驭东吻了凌琤一下,“好,不过现在还是再接着睡会儿?”

凌琤砰地倒到床上,但是没有闭眼。他说:“习惯了早起了,挺困的但还真睡不着。说说,你给闹闹准备什么礼物了?”

贺驭东说:“秘密。”

凌琤撇嘴,“那我也不告诉你了,不过一会儿咱们还是得起床,然后去逛超市,买菜。”

贺驭东点头,“好,一会儿我给二叔打电话,今天再休息一天。”

凌琤乐,“二叔一定会哭的。”

贺驭东也乐,“没事,反正有赵叔看着他绝对不敢偷懒。”

九点多的时候凌琤跟贺驭东收拾完毕,然后便一起出了门。车是郑好开的,贺驭东跟凌琤坐在后座,一起研究晚上吃什么菜。两个人已经许久不曾这样一起出来逛超市了,基本上一年就一两次,十分有数的。

贺驭东说:“反正你做的闹闹都爱吃,再说就咱们自家人,也不用太讲究了吧?”

凌琤说:“那就吃鱼锅吧?闹闹喜欢吃鱼,正好一家人吃一锅感觉还热闹些。”

贺驭东对凌琤的话一向是很少有意见的,于是两人进了超市带着后面的一串糖糊芦似的保镖直接奔海鲜区,买了鱼,又去挑新鲜蔬菜跟水果都买了些,最后一商量,蛋糕也在自家烤好了,便又坐车去烘焙材料屋买了鲜奶油以及糖浆和巧克力之类的东西,最后选了可爱的蜡烛,回家!

据吕清提供的可靠消息显示,闹闹小伙子是下午五点二十放学的,凌琤于是趁下午时间把蛋糕坯烤出来了,跟贺驭东在上头一通忙活,最后把白色的奶油抹上了,上面还突发奇想用巧克力画了三个人上去,两大一小,看着就是一家三口,唯一特别是这里的一家三口没有妈。

凌琤说:“哦了,驭东,来给拍张照片,一会儿我要发到围脖里。还有我去把菜洗出来,你帮我收拾鱼。”

贺驭东笑问:“有没有觉得回到以前?”

闹闹很小的时候,每周末都会争取一起热闹一下,可是后来闹闹大了,上学课业也忙了,而顶贺集团也随着业务急速增多,作为管理人的自己也是忙得不可开胶了,贺驭东其实偶尔还是很怀念以前的。

凌琤勾勾手指,“我给你看点东西。”

贺驭东很好奇,但是时间有些来不及了,便说:“先把东西收拾完去接闹闹吧,晚上再给我看。”

凌琤说:“其实就是闹闹的礼物,回来看也好。”

两人一起忙活了一会儿,把该收拾的都收拾了,随后一起出门去接孩子去了。是的,虽然闹闹叫他们哥哥,但是在他们的心里,闹闹跟儿子是没什么区别的。

贺驭东亲自开车,与凌琤到闹闹就读的学校去接闹闹放学。闹闹本来跟同学们一起出来的,见有自家的车在,立马就跟同学们打完招呼跑过来了,一脸兴奋地说:“哥,你们怎么来啦?”

凌琤说:“生日快乐小寿星,接你回家庆生。”

闹闹本来已经被同学们祝福过,心情好多了,这一听更爽了,乐着说:“谢谢二哥,我今天收到的零食决定分你一点儿。”

凌琤揉了揉闹闹的头,“晚上回家吃鱼锅怎么样?”

闹闹说:“好极!”

贺驭东边开着车边说:“闹闹,大哥送你的礼物在后车座。”

闹闹左右挪屁股找了找,看到一个蓝色的小盒子便问:“是这个么?”

贺驭东点点头,闹闹打开一看,是一块他喜欢了挺长时间但觉得太奢侈所以没买的手表!

贺驭东从后视镜里扫了一眼,看闹闹的表情就知道他很喜欢。

凌琤说:“我的礼物在家里,就先给你留点期待感好了。”

闹闹嘿嘿笑着把手表戴上,同时不忘说:“我这次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全年组第一。”

凌琤赶紧把他推到一边,“学霸凑开!”

闹闹就跟以前的贺驭东有点相似,虽然没有贺驭东那么bt,但是他生父能做特殊工作,就说明那脑子也不是一般的,而闹闹则完美地继承了此优点,所以小子很聪明。

凌琤已经放弃跟他们愉快玩耍了!不过一般情况下,这种时候闹闹同学都会很亲切地靠过来搂住凌琤的胳膊,“二哥,学霸遇上你都要唱争服的,你才是终极杀手!看大哥一遇上你就腿软。”

凌琤斜眼瞅他,“是吗?”

贺驭东和闹闹同时:“那必须是啊!”

回到家之后,三口人脱衣洗手,先围着一起去唱了生日歌,然后切了蛋糕,一人捧着一块有小人儿的蛋糕吃了些,再把鱼放进锅里,开始涮鱼锅吃。

闹闹说:“冬天吃鱼锅感觉太幸福了。”

凌琤笑,“一会儿还有更幸福的。”

这么一说,贺驭东也跟着好奇了,还有什么是更幸福的?

闹闹跟贺驭东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吃的动作,一时间桌上尽是吃东西的动静。后来三个人成功干掉了一条大鱼,又吃了若干青菜和粉丝之类的,然后让佣人善后,他们则一起跑到楼上去了。

凌琤带着贺驭东跟闹闹一起去了闹闹小时候的游戏室,现在的……还是游戏室,然后把自己的礼物拿了出来。

这礼物的盒子与贺驭东的小正相反,真是出奇的大,得有一米长,三四十公分宽,厚度也有十五公分左右了。凌琤说:“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我觉得对咱们一家人来说都有很大的意义。”

闹闹这一听更加好奇,便带着一股忐忑的心情打开了盒子。

贺驭东一见里头的东西,不由地转头看向凌琤,随即便是温馨的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闹闹却是有点懵了,只见盒子里,小婴儿穿的衣服,手套,脚套,还有奶瓶,小摇铃,以及一个小围嘴,小帽子,还有一条方方的小包被!“这……”

凌琤笑说:“这是你生下来之后第一次穿过的衣服,还有第一次戴过的帽子,第一个玩具,第一个包被。哦对了,还有第一款用过的尿不湿也有,不过是新的没用过的。”

闹闹拿过尿不湿看看,又重新放好,再拿起小手套看看,再放好,如此把所有的东西一个个全看过了,忍不住转身抱住凌琤,“二哥,谢谢。”

凌琤揉了揉闹闹的头,“傻小子,谢什么?”

贺驭东强忍住去揪闹闹衣领子的冲动,“贺毅杰,今天你生日,但是最多只能抱十秒!”

贺毅杰是闹闹的大名,贺驭东一般是不这样叫他的,一般情况下,这样叫他就是心里憋着一股气了。

闹闹赶紧松开,却说了一句让贺驭东愣得忘了去计较的话,“爸,我能这么叫你吗?”

贺驭东:“……”

凌琤把这一幕用相机记录了下来,许多年后他依然没忘记,这是贺驭东难得无措的日子。而闹闹则把那一箱子礼物记录了下来。最后这些照片都被凌琤仔细珍藏,其中一些温馨的,比如一家三口同时对着镜头做鬼脸的照片,则被他发到围脖上去了。还有那块蛋糕,那一盒承载着他们一家幸福与快乐的礼物。

凌琤的围脖粉丝大概有三千万之多,因为这不光是他一个人的,就连贺驭东跟他也在共用一个。如果说早些年怀疑他们的爱情不会长久的,那么此时此刻,那些人也不得不服了,因为这两个优秀的男人,他们已然无法分割。他们在广大群众眼里根本就是一体的。他们同进同出,一起生活,一起面对问题,一起发展公司,一起参加公益活动,就像连体婴一样亲密着,总会让人忍不住猜测或许下一刻他们就腻了。但事实上,他们依然好好的。

贺驭东曾对媒体说,遇到凌琤是他这一生最幸运的。而凌琤则说过,遇上贺驭东,他才拥有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凌琤与贺驭东相识二十二年的时候,顶贺集团的资产已然超过了九百亿,但他们看起来还是那么亲和,在无数人眼中,他们就是全世界最美,最优雅,最另人羡慕的同性情侣,自然,也是最幸福的。

但实事上其实是这样的。

凌琤在浴室里大喊:“驭东!帮我拿内衣!”

贺驭东回吼:“来了!”

凌琤看着两手空空的贺驭东,“内衣呢?”

贺驭东:“我都进来了内衣还能派上用场吗?”

凌琤:= =|||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所有支持熊猫的小伙伴,影帝到这里就全部完结了。头一次写这么长的文,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对于真强迫症的熊猫来说真的挺坑爹的。在这里给自己点根蜡希望以后能进步,也希望喜欢熊猫的小伙伴们能够继续支持熊猫~

其实码完这篇番外真的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真正要说的时候,却觉得啥都是多余的啦。所以还是来点实在的,俺以后依然会努力码字,会努力学习进步哒!当然,我也会努力治好我的手残,争取早一日踏上时速战神的康庄大道(别做梦了!

ps:祝看文的亲们幸福,爱你们么么哒(づ ̄ 3 ̄)づ

2014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