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一曲悲歌(大结局)
作者:独孤彬子 更新:2020-01-17

弓弈和其他人一样,在第一时间飞入临时结界。尽管他和禹飞龙等人都不愿意与金翅大鹏族或者朱家等势力并肩作战,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毫无办法。因为双方都选择了这种硬碰硬的战斗方式,想要以这种毫不取巧的方式将对方打垮,打散对方的信心,震慑对方的心魂,为今后的无穷岁月打下最牢靠的基础。

刚刚进入结界内,一柄狼牙棒就呼啸着砸向了弓弈,这人正是前些天与弓弈一战,两败俱伤的阮一雄,但是他显然没有意识到,弓弈经过那一站后,已经是今非昔比。

“仓郎”一声,斩邪宝剑离鞘而出,弓弈右手一挥,毫不犹豫的迎向了阮一雄。“铛”的一声大响,阮一雄被震的倒退数丈,而反观弓弈,却是不退反进,如影随形般跟上了阮一雄,手中宝剑更是绝不容情,向着阮一雄连连挥斩。而每一次的兵器交锋,都会让阮一雄如遭雷击,后退连连。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才不足一个月的功夫,弓弈竟然进步如斯,让原本与之功力相当的他,不得不承认此时的自己已经不是弓弈的对手了。

正当阮一雄要惨遭败亡的时候,一股雄浑的掌力,向着弓弈扑面而来。从掌力就可以判断这绝对是一个老牌的真武强者,弓弈骤然后退,定睛一看,出手为阮一雄解围的正是自己的大仇人,魔殿殿主。但此刻魔殿殿主的行为无可厚非,因为这是两方的大交锋,并不是单打独斗定胜负。

“小东西,还记得我吗?”魔殿殿主冷笑道。

“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今天,于公于私,我弓弈都必须杀你。”弓弈恶狠狠的说道,对魔殿殿主的痛恨溢于言表。

“哈哈,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记住了,老夫周鸿修。”魔殿殿主终于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同时弓弈也深深的记住了这三个字。

“啊”国仇家恨,对于弓弈来说,周鸿修无疑是他最大的仇人。挥动长剑冲了过去,而阮一雄似乎自知不敌弓弈,则是转身去对付别人。

周鸿修这么多年如此嚣张,绝非幸致,真实本领毋庸置疑。他双手抬高,在身前连连划动,当阻挡住弓弈的一波攻击后,他双手猛的推出,一霎时,弓弈看到了无数光点向他激射而来,看似杂乱无章的光点,却如同满天繁星般错落有致。

弓弈不敢冒进,斩邪宝剑在身前舞动的密不透风,将那极具威胁的光点一个个的打散。两人都是身经百战之辈,与人交手经验极其丰富,一时间根本不能奈何对方。

此刻其他人也早已混战在一起,天台宗三代宗主最为耀眼,背对背形成三角形,攻防有度。交手数合,就已经斩杀了对方两名新晋真武高手。一时间,他们的四周没有人愿意主动靠近。

而在另一个结界内,虽然人数较少,但战事却是较之这里更为惨烈。修罗三圣除了洪劲松和云易天之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因此,甫一交手,所选的对手就是这两人,而武原大陆一方,禅宗老僧身先士卒,与两位绝顶高手共抗修罗三圣,但无疑,他是这三人中的短板。

修罗三圣自然能够看出这点,因此他们的攻击多数都是轰响较弱的禅宗老僧。但洪劲松和云易天也明白,单单靠他们两个人根本无法抗衡对方三人,因此也是加倍护持老僧,修罗三圣想要在短时间内击败他们根本不可能。

但是,战场的最耀眼处,却是另两人,或者更准确的说,那是一人一兽,禹飞龙和碧眼金毛兽,这两个老牌的圣武高手,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掌风虎虎,极具杀伤。就连禹飞龙的仇人金翅大鹏族的大长老也是暗暗心惊,想不到这两人竟然如此生猛。

结界之外,这些尚不足真武境界的修者们,厮杀的则是最为惨烈,因为人数众多,遮天蔽日。武原大陆一方,由于当初的佼佼者李无念,满荣等人都被弓弈击杀,此时,真武之下修为最强的当属白衣胜雪的秦玲儿,但即便是她,也不可能完好无损。那衣服上的斑斑血迹也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震天的喊杀声中,数之不尽的修者接连倒下,所有人都赤红着双眼,挥动手中的武器,欲置对方于死地。两界通道内,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亡通道,来到这里,就要做好随时战死的准备。

但即便如此,双方在这一刻似乎达到了某种平衡,一时间难分上下。所有人都明白,这个时候,需要真正改变战局的人出现。

交战良久,结界之内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此刻弓弈的对手已经不单纯的是周鸿修一个人,因为这样的混战,除了洪劲松那种修为达到登峰造极的人物外,是很难保持一直与某人单打独斗的。

此时的弓弈身上也是多处受伤,但同样的,周鸿修也并不好过。只是此刻任何一方都没有压倒性的优势。

两界通道内,突然传来了一声虎吼和一声鸟鸣,对于这两个声音,秦玲儿还是十分熟悉的。刚刚出关,手持双斧的虎贲和蒲扬掠过武原大陆的人马,二话不说,上来就是对着修罗界的人一顿斧头和火焰,瞬间让修罗界损失惨重。开玩笑,此时这两人都已经突破至真武之境,对付这些人有点胜之不武。

秦玲儿明白,若是任由这两个继续下去,修罗界也定然难以忍受,派遣高手从结界出来击杀武原大陆的普通修者,于是她高喊道:“虎兄,蒲兄,快进入临时结界帮助弓子。”

两人一听,当即明白过来,并不废话,直接一头扎进了真武强者聚集的结界之中。这两个生力军猛然杀入,尤其是蒲扬的火焰比以往更加的炙热,瞬间攻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之下又折损几人。

一瞬间,双方都以为武原大陆来了大批援军,一方士气如虹,而另一方则是节节败退。但弓弈一直都是紧盯着周鸿修,看到此刻对方有些慌乱,不惜大耗灵力,十指连杀频频使出,周鸿修终于因此受伤,而弓弈趁此良机,宝剑连挥,终于斩下了一代魔殿殿主的头颅。

弓弈心中豪情万丈,此刻终于为父亲以及弓家数十条人命报了血海深仇。他从周鸿修的手指上卸下储物戒指,内视之下,赫然发现射日神弓也在其中。他迅速取出,左手轻轻撩动了一下弓弦,竟然感觉有一种血脉相连,而且好似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需要释放一般。

弓弈还剑入鞘,随后猛然拉动弓弦,天地灵气顷刻相聚。这把弓在别人手里只能聚集阴煞之气和怨气,而到了弓弈手里,由于当年弓震苍的缘故,再加上周鸿修聚集过阴煞之气和怨气,竟然能够聚集天地灵气。

弓弈猛的一松手,一股磅礴的剑气,对着修罗界的真武强者轰去,瞬间让对方死伤十余人。可见此弓威力之大。弓弈再次拉动弓弦,修罗界的人当即吓得四处奔逃,由于他们心胆俱丧,被赶上来的武原大陆众多真武高手逐一击杀。

弓弈相信,手持此弓的他,绝对可以与圣武高手一较高下,此处胜局已定,他准备去另一片结界帮忙。可就在这时,两界通道内,武原大陆修者的后方却是一阵骚动,随后一声巨响,血肉横飞。

“哈哈,我黑山老人来了。”黑山老人恶名昭著,与秦艾阳一战后,竟然突破至圣武境界,但谁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来拉武原大陆的后退。

“当初你们不是合力对付我吗,今天你们这些后辈子孙,谁也别想活着离开。哈哈哈!”黑山老人发出了了狰狞的笑声。

刚刚走出结界的弓弈大怒,手中一松,一股由天地灵力汇聚而成的箭矢向着黑山老人急速射去。黑山老人当即大惊失色,因为他感觉到了强烈的生命威胁。

“轰”箭矢速度之快,以黑山老人之能也是没有躲过,他的身体在瞬间被炸成了无数的残渣。

弓弈一箭解决掉黑山老人,更是信心大增,他直接冲进了圣武强者交战的结界之中,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惊呆了。

此刻这个结界内,还在打斗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因为其他人都死了。禅宗老僧,普智大师,游龙帮帮主朱骄,碧眼金毛兽,金翅大鹏族的大长老等各门各派的圣武高手已经倒在地上,生机全无。己方只剩下了洪劲松,云易天和禹飞龙,而对方也好不到哪去,只剩下了修罗三圣。臧云清和敖子冲都和那头圣龙倒在了一处,而那头圣龙的两只角已经被齐齐斩下,死状恐怖。

弓弈看着这一幕惨剧,异常悲愤,大叫一声,他再一次的拉动了弓弦,结界内的几人感受到天地灵气的变化,都是大惊失色,任谁也没想到这把射日神弓到了弓弈之手竟会有这样的功能,否则修罗三圣又怎会一直不在乎,放心的交给周鸿修。

“嗤”弓弈松开看拉动弓弦的手,这一次,竟然只是发出了细微的声响。修罗三圣倏然远退,转瞬不见。由于弓弈手中的神弓过于霸道,洪劲松三人也不敢越过他的攻击点而去追击。

修罗三圣跑了,修罗界的大军也彻底的瓦解,被武原大陆不知道杀了多少。终于一切又归于平静,只是通道内却残留着难闻的血腥味。

弓弈落泪了,不单是为了与他有过交往的,死去的人,是为了所有为这一战做出了牺牲的人。

武原大陆的修者退出了通道,弓弈悲愤的向着通道连连放箭。所有人却在这时惊奇的发现,那个通道由原来的清明一片变得越发的混沌不堪,弓弈也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终于,通道闭合了。不,它是彻底的消失了。这就意味着在没有众多神武强者出现的情况下,这个通道再也不会开启。

神武,是弓弈以后的路,但是此刻的他,神弓在手,参武之快,更是让别人望尘莫及。在别人眼中,他已经为尊了。只是路还要继续走。

弓弈累了,不想过问江湖上的事了,他辞别了众人,牵着两个人的手,回到了天台宗,在后山的某处安静的住了下来,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母亲,一个是他的未婚妻。

只是,不久之后,天台宗有一个传说,一个独臂老人,总是在一处坟茔旁边,黯然落泪。弓弈知道那一定是禹飞龙,是啊,仇人都死了,他无需报仇了,只不过,他却更加的哀伤。

弓弈每每次回忆那一战,都说那是一曲悲歌,一首萦绕在耳旁的悲壮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