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真相
作者:小熊点胖 更新:2020-01-17

第三十一章 真相

“什么办法 难道你还想带他回妖界 你知道如果他本人不愿意的话是不能通过心念结界的 ”月洛认真的说道

“我会有办法让他自己心甘情愿的跟着我走的 ”月舞脸上浮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月洛有些诧异的看着月舞 第一次看他哥哥笑成这样 这笑容.......似乎

“大哥 你不会喜欢上那个人了吧 ”月洛蹙起眉头问道

听到月洛的问话月舞的眸子沉了沉 竟然感觉有些心绪不宁 月洛说的这个问題也是困扰他的问題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月舞的声色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清 现在他只想怎么救季小季这个问題 毕竟季小季是他來到人界第一次让他觉得是爱情的人 还有就是这个人也是某个人很关心很紧张的一个人

月洛无聊的坐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悠闲的晃动着说道:“我还以为过來会要打要杀的 谁知道你都把握了 那我还过來干什么呀 我回去了 ”

“你的人任务不是來保护我的么 ”月舞蹙眉问道

“我看你根本不需要我的保护 好着呢 ”月洛挑眉露出一抹下流的微笑说道

“胡说八道 你......”月舞的话还沒说完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月舞蹙眉 是谁会知道这里 还这样沒有礼貌 这那是敲门分明是砸门 月洛慵懒的瞟了瞟门戏谑的说道:“你的主人來了 ”

“你不说话沒人当你是哑巴 ”月舞冰冷的话语刺的月洛小心脏一跳跳的 急忙举起双手道:“当我什么都沒说 ”

月舞云淡风轻的弹了弹衣服对月洛说道:“去开门 ”

月洛:“.......”居然把我这个保镖当佣人使.......真是的 妖界一來人就摆起妖王的谱來了

月洛不情不愿的起身去开门 月舞则走到季小季跟前想查看一下季小季的情况

门一打开魏子青、南哲宇等人就冲了进來 南哲宇一看到季小季躺在椅子上而月舞凑在季小季胸前看起來暧昧至极

“混蛋 ”南哲宇大吼一声就冲了过去 魏子青头疼的看着三人默不作声 一旁的月洛见到这样的情况打了一声很响的口哨:“哟......有好戏看了 ”那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的沙曼忍不住想揍他

沙曼皱起眉头看着季小季的方向 双手环抱在胸前斜了月洛一眼问道:“嘿 小白脸 这个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和那个什么舞是什么关系 ”

小白脸 月洛听到沙曼的话气的差点一口血沒吐出來 想他堂堂妖界大帅哥 明明是高大威猛的形象啥时候成小白脸了

“你这个女人.....”月洛的话还沒说完就听到砰一声重重倒地的声音

顺声望去之间南哲宇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月舞不屑的看着南哲宇 甩甩手道:“神经病 ”

然后魏子青、沙曼窘了 到底一直是谁是神经病啊 沙曼赶紧上前扶起南哲宇 南哲宇被月舞打了一拳 脸上肿起老高 嘴角都破了样子很是狼狈

沙曼一看怒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破坏别人的幸福吗 哲宇都这样了你还打他 老子和你拼了 说完扑着就要上去

魏子青急忙一把拦住沙曼 沙曼叫嚷道:“你拦着我干嘛 让开 我今天要打死这个破坏人家家庭的混蛋 我非.....”沙曼话还沒说完就被月洛一把抓了过去 邪魅的说道:“你这个女人怎么那么鼓噪 ”

魏子青紧盯着月舞 心里明明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却还是温雅的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

月舞蹙眉 心里竟然阵阵的不爽 你真的什么时候都这么镇定吗 竟然比我这个寂寞了千年的妖还要镇定几分

月舞冷冷的看过魏子青 理了理被南哲宇抓皱的衣服指了指南哲宇:“我只是想打醒这个混蛋而已 ”

“你什么意思 ”南哲宇捂着胸口走到月舞面前沉声问道

“哼 ”月舞轻哼一声:“真是愚蠢的人类 季小季都为你做成这个样子了 你竟然还光想着吃醋这个问題 ”

听到月舞的话南哲宇愣住了 季小季为他做成这个样子 哪个样子

“到底是什么回事 ”南哲宇抓住月舞的衣领问道

“放肆 ”月舞冰冷无双的声音传來:“本座一片好心你居然当做驴肝肺 把你的手拿开 别脏了本座的衣服 ”

南哲宇、魏子青、沙曼等人突然面面具视 有点反应不过來 魏子青拉过南哲宇道:“哲宇你别冲动 他......他不还有病嘛 好好说 ”

“噗......”一旁的月洛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 大哥 原來你在这群人的眼里一直是个神经病啊 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月洛幸灾乐祸的拍着手道:“我妖界堂堂妖王就为零居然被人当成神经病 好玩 好玩 ”

瞬间一群人都被劈傻了 整整有几分钟沒有反应过來 沙曼指着月舞长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來 半响欧阳俊泽皱眉道:“不会是两兄弟都是神经病吧 ”

魏子青揉揉额头望着月舞说道:“你是妖 ”月舞冷清的看了魏子青一眼那孤傲的神情不言而喻

月洛不满的皱起眉头冷眼看过欧阳俊泽:“你说谁神经病啊 ”强大的气场竟然压得欧阳俊泽一句话都不敢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好好解释清楚吗 ”南哲宇终于发出了问題

月舞走到椅子旁边坐了下來 刀削的嘴唇紧抿着看着南哲宇 似乎不屑解释南哲宇的问題 半响终于缓缓的开口道:“季小季脑部张了颗恶性肿瘤 ”

南哲宇被月舞的话惊到了 长大了嘴巴 一把拉住魏子青吼道:“怎么回事 你不是说身体很健康吗 现在肿瘤又是怎么回事 你说啊 你说啊 ”

“我......”魏子青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解释 看着南哲宇痛苦的扑到季小季面前 魏子青走上前去按着南哲宇的肩:道:“哲宇你不要这样 我......季小季的报告显示的确实是沒有问題 对了 我想起來了 小夏说小季的脑部ct报告被烧坏了 会不会.....”一瞬间魏子青突然明白了所有的问題

季小季应该一早就知道出了问題 所以才故意烧了报告对小夏说一切都健康 自己真是该是 早就该有所警觉的 竟然......竟然那么轻易的都相信了 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