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大神莫逃求说法(一)
作者:浅浅盈汐 更新:2019-12-12

那什么,他这么漫不经心简直侮辱她的人格!虽然她看上去像只温顺的小绵羊但也不至于这么没有威慑力吧!对她的话置若罔闻,这种“把沙发当成自家的”自然行为真的让人好无力。

威胁恐吓不起作用,是不是撒娇卖萌会好一点?

可是……梓晴犹犹豫豫地用余光撇了他一眼,正好他将视线转过来。四目相对,好看得过分的桃花眼电力十足,疑似宠溺的笑容惊得她浑身发寒。臣妾做不到啊,皇上!

虚握的拳头紧了紧,像是给自己打气。鼓起勇气走到他面前,正好挡住他的视线,一正经地道:“这位先生,您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生活了。”

抬眸偷偷瞄了他一眼,继续言辞严厉地声讨:“而且我想下一家一定等得十分忧心,所以麻烦您拿好外卖的钱,马上离开我家。”圆润地滚出我的视线!速度啊!

话音刚落,见他目光撇了过来,梓晴颇有气势地扬了扬下巴。

或许她的做法是有那么一丢丢欠妥当,但是!雪梨你那种如同到嘴的骨头被突然抢走的凶恶眼神是怎么回事?即便她是想将小美人儿扫地出门,但也是建立在房屋所有权遭受威胁的基础上。好歹她也是你家主人请来的客人,而你眼中的小美人是来跟你家主人抢地盘儿的陌生人呐!

“忘了告诉你。”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可她却听出了深藏其中威胁的意味,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你是我送的最后一家。所以,不着急。”

气氛很诡异地陷入沉默,梓晴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总觉得他在耍她玩儿。

“咕噜~”肚子发出轻微的声响,梓晴不好意思地垂下脸,无比认真地数着手指。脸颊微红,透着羞赧的神色。

“呵~”躺在沙发上的某人闻声眯起眼,脸上浓浓的笑意化不开,足足定了她十几秒才将目光转开,随手将外卖的包装打开,顿时香气四溢,“过来吃吧!”

早已羞愧万分的梓晴听到这句话更是尴尬,可又耐不住美食香气的诱惑。偷偷撇了眼他的神色,并无异常,这才放宽了心,小声地嘀咕一句:“我还没吃午饭。”光天化日扯谎扯得如此面不改色理所当然!

可是当她准备雀跃着扑向美食时,又有一只让她惊恐的毛绒物出现了。雪梨微扬着头,警惕地盯着她,那神情似乎就像梓晴要抢它的肉骨头一般。

梓晴内心不断哀嚎,那是她花钱买的炸鸡啊!小雪梨乖乖啊,等姐姐吃完了炸鸡给你骨头吃啊!不要用你不满的小眼神盯着姐姐,姐姐会怕怕的!

看到梓晴纠结不甘的小模样,他嘴角的笑容越发地扩大,轻轻拍了拍某只忠犬的头:“雪梨,出去玩去!”那“一边儿玩去”的嫌弃眼神梓晴也清楚地看到了,一边为小雪梨刚盛开就凋零的小桃花默哀,一边欢快地扑向美食。

毫无形象地撕开一块炸鸡大快朵颐,完了还饶有滋味地一根根地吮着手指上的残渣。吮得十分有滋有味,连一向不太热衷吃喝的他都忍不住想这到底有多好吃啊,你还是不是个女的?在初次见面的帅哥面前竟然能吃得如此风卷残云不顾形象!

感应到某人一直落在她身上的炽热视线,梓晴下意识地将残剩不多的炸鸡往自己面前拢了拢,眼神不善地望了他一眼,丢出一个警告性十足的小眼神儿“喂,你千万不要打它的主意哦!不然我会咬你的哟!”。真的会咬你的哟!

沙发上的某只粲然一笑,露出无辜的神情。将视线从她身上转开,并不十分关注地看着所谓的电视广告。不知道为什么,梓晴感觉他的身影看起来很落寞很忧伤,一种很强的负罪感是怎么回事?

很不舍地将剩余的炸鸡递到他面前,看着形色全无遍体凌伤的炸鸡,她忽然觉得有些烫手。太丢人了!太没形象了!她都不好意思送出去了。瞥见一旁还未动的炸酱面,下定决心似的咚咚咚从厨房拿了一个空碗,扒了一半的面到空碗里,想了想又扒了一筷子面进去,然后用可怜兮兮的眼神将面送到他面前。

莫只不由地抽了抽嘴角,这副潸然欲泣的眼神是要闹哪样啊!很无语地看着她:“不用了,你自己吃吧!我还不是很饿。”

我、还、不、是、很、饿!你妹的,要拒绝不直接把话说死!你这样子,到底饿还是不饿?这面你到底是吃还是不吃!

当然,梓晴脸上半点不满也没有,仍旧是很“热情的”“很坚决的”将面放到他面前,然后低头猛扒自己只剩下一小半的炸酱面,心里像小雨“哗啦啦的”。

他也不拒绝,盯着她的脑勺半晌,才拿过碗,优雅万分地用餐。本来杂酱面很容易沾到唇上,可他偏偏吃得十分优雅,一点酱都没有沾到。反观梓晴却有些惨不忍睹,面汤酱汁弄得满嘴都是,嫣红的小嘴因沾了油而亮晶晶的,像是一只可口果冻。

别开眼不在看她,目光在屋内随意的游走。“我哥呢?”略显慵懒的嗓音透着几分疑惑。

埋头苦吃的梓晴想也不想地就回答:“出去了。”蓦然回过神来,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啊?你说谁?”他有说话吗?还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应该是幻听吧……

一张名片出现在她眼前,梓晴艰难地读着上面的信息:欢乐多外卖总务长慕笙铭

慕笙寒,慕笙铭……等等,她好像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难道说眼前的这只妖孽是慕大帅哥的……亲弟弟?

难怪长得如此眼熟,难怪小雪梨对他如此亲热,难怪他到这里后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忽然觉得自己笨得跟猪一样,一开始看到这别墅还以为慕大帅哥其实隐瞒了自己是个富二代的事实,可是他弟弟却是一个外卖小哥,如此看来他还是如同传说是个根正苗红的清贫子弟。那么,这房子该不是……租的吧?可是,干嘛要大脸充胖子租这么好的别墅?这得送多少外卖才付得起租房费啊!

忍受不了她如饿狼般赤果果的目光,慕笙铭把雪梨唤来,低头温柔地抚摸它的绒毛。漫不经心的轻言:“叶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读首发,无广告,去品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