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5 就这样好了
作者:肥企鹅 更新:2020-01-24

番外就这样好了

虽然很委屈褚薛然,但晏景还是决定留下这个孩子。说句有些道貌岸然的话,孩子是无辜的,不是吗?

苏茜茜提出要以孩子之名住进这个家,褚薛然居然立即就同意了。晏景想要反对,可是褚薛然都已经同意了,他再反对不也只是显得虚假吗?

还有七个月啊!晏景真的不要熬,晏景更害怕最先熬不下去的那个人是褚薛然。

在苏茜茜住进来的每个晚上,她都要以各种理由把晏景喊到她的房间里。有时仅仅是苏茜茜口渴了;有时是她睡不着,想要晏景给她讲故事;有时则是单纯的没事找事。

可是晏景必须要忍着,他必须要依着苏茜茜,因为他不想委屈了孩子。但是他更不想委屈褚薛然,所以,实际上最委屈的是在夹缝中生存的晏景。

晏景好像突然一下子成熟了许多,他是要做父亲的人了,他必须成熟。

但是晏景的这种成熟却让褚薛然隐隐不安起来,好像晏景已经不需要他了。只有每一次晏景从苏茜茜的房里,爬到床上重新窝进褚薛然怀里的时候,褚薛然才能感觉到他还拥有着晏景。

随着苏茜茜的肚子越来越大,褚薛然的这种不安也就越来越明显。万一为了孩子,晏景选择了苏茜茜,那他该办?

为了将来有钱养这个孩子,晏景开始进行商演,还有拍电影,拍电视剧,拍广告,能够挣钱,晏景就做。

褚薛然问晏景,我挣的钱还不够你们花吗?

晏景居然回答道,那是你的钱啊,不是我的。

也许晏景是无意的,但是褚薛然却被伤得整颗心都是疼的。

晏景越来越红了,接到的工作也越来越多。他把分成了两份,一份给了工作,一份给了孩子,没有褚薛然的那一份。

褚薛然也开始疯狂的工作,他不想待在家里和苏茜茜朝夕相对。为了孩子褚薛然还特意给她请了一个保姆,也算对得起她了。

有一段,褚薛然晚上回家的时候,晏景已经累得在苏茜茜的房间里睡着了。看着苏茜茜得意的笑脸,褚薛然除了把晏景抱进的卧室之外,无话可说。

再后来,褚薛然根本就不想回家了,因为家里已经没有了他足以容身的地方。虽然很想晏景,但是褚薛然却能够从电视上,报纸上看到晏景,所以不回家也罢。

夏天了,秋天来了;然后秋天走了,冬天又来了;现在,连冬天也快要离开了。

七个月的已经了六个月,如今离苏茜茜临产只剩下一个月的了,褚薛然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悲观地想到,也许和晏景的婚姻也要走到尽头了。

恐怕说出来也没人信,褚薛然已经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见到晏景了。两个人都好像在刻意躲避着对方,也许是眼不见心不烦吧。

褚薛然打开电脑,看着晏景一个小时之前的演出视频,感觉到的只是一阵心痛。晏景瘦了,也疲惫了,只有褚薛然能够看得出来唱着欢快歌曲的晏景其实并不快乐。

褚薛然的手放在晏景的脸上,轻轻地触摸着,但是摸到的只是一片冰凉。褚薛然抬头看着外面的天空,这个冬天真的要结束了吗。

去年的冬天,褚薛然把晏景捡回了家;今年的冬天,褚薛然就要把晏景弄丢了。

只不过是一年而已,褚薛然却感觉好像老了很多,他大概是得了一种叫做晏景综合症的病吧,只要一想到晏景,他便做都没有力气。

又到了了,褚薛然却依旧坐在办公室里,不愿意回家。睡一觉吧,褚薛然靠着座椅闭上了眼睛。

“大叔……”

褚薛然揉了揉耳朵,他居然幻听了,听到了晏景在喊。可能?晏景现在应该刚刚结束了一场演出,然后在家里陪着苏茜茜以及他的孩子吧。

“大叔……”

晏景的声音愈加清晰,褚薛然不由得睁开了眼睛,竟然真的是晏景。

“大叔……”晏景坐在褚薛然的腿上,然后躺在褚薛然的怀里,“大叔,我好累啊。我已经一个月都没有睡个好觉了。”

一个月?不就是褚薛然没有回家的吗?

晏景闭上眼睛,“你不回家,我只好来找你了。我好想你,没有想到你这么狠心,居然一个月都不回家。”

“对不起。”褚薛然听得出晏景话语里的疲惫,于是说道,“睡吧。我抱着你,哪都不去。”

“嗯。”晏景的意识已经开始迷离了,“大叔,两个小时之后叫醒我,我还有一场演出。”

“为要把逼得这么紧呢?”褚薛然不明白,他挣的钱明明已经足够他和晏景花上一辈子的了,就算养十个孩子也不成问题。

晏景迷迷糊糊地说道,“钱,我需要钱……”

褚薛然仔细看着晏景,一个月不见,他的确瘦多了。眼底下有着淡淡的黑影,看来他真的没有休息好。褚薛然忍不住亲吻着晏景,只是轻轻的,害怕把他弄醒。

晏景身体上的香味窜进褚薛然的鼻孔里,让褚薛然觉得一阵安心。

就这样吧,褚薛然想,就算他们之间横着一个苏茜茜又能怎样?褚薛然还是无法放手。这一次,褚薛然想要自私一次,至于那个可怜的还尚未出生的孩子,褚薛然只能说抱歉了,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这天晚上,褚薛然和晏景一起回到了家。看着苏茜茜带着嫉恨的眼神,褚薛然却很坦然地抱着晏景回到了的卧室,视苏茜茜为无物。

也正是在这天晚上,褚薛然与晏景极尽缠绵,晏景好不掩饰他的呻/吟声。他们就是要让苏茜茜听见,谁都不能把他们分开。

苏茜茜在隔壁的房间里,挺着大肚子,手指上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里,眼泪无声地留着。

在感情的世界里,谁比谁更可怜?

褚薛然和晏景的缠绵刚刚结束,就听见了苏茜茜痛苦的叫喊声。

晏景急急忙忙地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我要生了……”苏茜茜捂着的肚子,整张脸已经被疼痛扭曲了形状。

“会?不是还有一个月的吗?”不跳字。晏景看着苏茜茜,突然不该办了。

在晏景愣神的时候,褚薛然就抱起了苏茜茜,对晏景说道,“带着钱,我们赶紧去医院。”

“好!”在褚薛然的指挥下,晏景终于不慌乱了。

十几分钟后,褚薛然就已经开车把苏茜茜载到了医院里,然后还是由褚薛然把苏茜茜抱进了产房。

“会这样?”在产房的门口,晏景对褚薛然说道,“我们是坏人,我们竟然把她逼得早产。”

褚薛然抱着晏景,“不要自责,这不是我们能够预计到的事情。”

晏景突然说道,“大叔,如果孩子没了的话,我们也许就不能在一起了。”

“我。”褚薛然都明白,“我不会怪你的。”

现在是晚上,所以褚薛然没有通知其他几个人,何必打扰他们的生活。所以产房门口只有晏景和褚薛然在等着。

一分一秒地过着,越久,晏景的心里就越慌。

孩子,你一定要活下来,好吗?晏景在心里说道,我和你的薛然爸爸一定会对你很好的。

又不知过了多久,产房里终于传出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响亮无比。这大概是晏景听过的最好听的哭声了。

一个医生走了出来,对晏景和褚薛然说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说要保孩子,所以……请你们节哀。”

“大叔,医生的意思是……”晏景听懂了,可是他不敢。一个为了给他生一个孩子,就这样死了,晏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现实。

褚薛然不该安慰晏景,只好紧紧抱着他,给他最基本的温暖。

医生没有走,而是等晏景和褚薛然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后又说道,“从血液的样本里检测出来,病人之前经常少量性地服用催生药物,这是造成病人早产以及死亡的主要原因。”

“催生药物?”晏景一直以为是和褚薛然今天晚上太嚣张了,才害得苏茜茜早产的。

医生解说道,“这种催生药物是几年之前一个叫做蓝季忻的天才医生专门为上层社会的研制出来的,是催生用的。”

这对晏景和褚薛然来说,又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两个人同时想到,以前路方曾经说过,他怀疑蓝季忻是被苏茜茜杀死的。现在苏茜茜又死于蓝季忻研制的药物之下,难道世界上的事情冥冥之中真的自有天意吗?

褚薛然和晏景走进产房,看到刚出生的孩子已经被洗干净了,而苏茜茜躺在手术台上,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般。

“是个男孩子。”本应该是高兴的时刻,却因为孩子的母亲死了,所以就连护士也不敢大声了。

晏景从护士的手里接过孩子,皱皱巴巴的,像个皮猴,在看到晏景的这一刻却裂开嘴巴笑了。

“没良心的。”晏景开口说道,眼泪也落了下来,竟不知是为谁。

褚薛然把晏景的眼泪擦干,然后接过孩子,把他放在苏茜茜的身边,让他与的母亲多待上一刻。

也许是人死了,尸体就凉了。不一会儿,孩子就大哭了起来。褚薛然赶紧把孩子重新抱在怀里,才算是制住了哭声。

没有足月的孩子,甚至不到六斤,褚薛然抱着他,突然觉得他很可怜,于是对孩子说道,“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绝对不会让你受一丝苦的。”

孩子出生后的第三天,也就是苏茜茜下葬的日子。

晏景没有把苏茜茜死亡的真实原因告诉蓝季颜,免得他多想,晏景也不想再勾起他的伤心事了。

苏茜茜被葬在了河滨公园附近的墓园里。这里离晏景和褚薛然的家也比较近,他们可以经常来看看她。

下葬的这天,又下雪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也扰乱了所有人的思绪。

葬礼过后,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一切都恢复到了从前。但是晏景,很多事都回不去了。

晏景不再接那么多的商演了。之前抓紧挣钱也只是为了之后摆脱苏茜茜的时候能够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如今人都已经不在了,晏景还挣那么多的钱有用。

晏景的生活变得很简单,陪孩子,陪褚薛然,仅此而已。

有时候,晏景抱着的孩子,突然就觉得好像已经老了,对都提不起精神了。只有在看到褚薛然的时候,晏景才觉得,原来还活着。

晏景给孩子起了一个小名,叫做“苏苏”,褚薛然没有反对,实际上他也有这样的想法。

苏苏很聪明,在八个月的时候就已经开口了,在面对着晏景和褚薛然的时候,嫩生生地喊了一句,“爸爸。”

只是简单的两个字,晏景却激动地哭了起来,被褚薛然嘲笑了大半天才止住了眼泪。

每天晚上,褚薛然就会开车带着晏景和苏苏来到河滨公园,有时候散步,有时候野炊,有时候只是单纯地聊天,只是偶尔才会去看看苏茜茜。

就这样流逝着,苏苏很快就到了上学的年纪,晏景每天的任务就多了一条——送苏苏上学。

苏苏很乖,从来都不问他的母亲是谁,他有两个好爸爸,还有一群对很好的叔叔。

,褚薛然下了班,就开着车去接苏苏回家。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到家的时候,晏景已经做好饭了,于是饿极了的两个人就开始你争我抢狼吞虎咽起来。

晏景总是被这两个活宝逗得很开心,常常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褚薛然还是习惯抱着晏景,然后在他的耳边说“我爱你”。

晏景则是奖励褚薛然一个吻,然后关灯睡觉。

就这样,一辈子,平淡却幸福。

番外 就这样好了

番外 就这样好了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