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章
作者:欧阳语陌 更新:2020-01-17

  “小娃娃,人人都说莲谷中人代表的是天命,既然这天不肯帮我,那我就要你这天命给我陪葬。”君睿的声音愈显凄厉,抬掌击下的力度带着千金之劲……

  “不!”紫霖凄厉的叫声一瞬间让所有人都揪起了心。

  可是想象中的惨剧并未发生,所有人只是看见清珑在那一瞬间抬起头,对着君睿轻轻地轻轻地笑了一下。

  然后,原本落下的手掌停住了,君睿双眼楞直,任着清珑一步步走着离开,也未加阻拦。

  清珑一步步离开,君睿突然嘴角溢出诡异的笑声,笑着笑着,又开始吐血,然后伸手抓着自己的衣衫,全部扯烂之后在身体上抓出一道道血痕。

  君睿在笑,**地大笑,却做着伤害自己的事情,人人都看得出他已经是完全的疯癫了。

  清珑手上做个结印,凌空拍了一下手,然后君睿应声而倒,口边却还在大口大口吐着血。

  君远池按着胸口来到君睿近前,一脸矛盾却又担忧地开口唤他:“祖父,祖父……”

  君睿双眼无神,嘴角依旧带着诡异的笑容。似乎陷在某种幻境中不可自拔。

  “君公子,另祖父已然疯了,他的所作所为我不想追究,他会为他曾做过的错事付出代价。但是江湖仇怨并不是我今天该插手的,此乃莲谷圣地,也不该沾染过多血腥。你带他,回去吧。”连清珑声音清脆,暗含悲悯,此言说出,便是饶了君睿的性命。周围武林中成名人物众多,却没半个出口反驳,即便是结下了仇怨的,也是往后自去找君家寻仇去了。

  君远池对着连清珑拱了拱手,抱起君睿已近分崩离析的身体,带着君家众人,黯然离去。

  “各位江湖中的朋友,这武林从未平静,我莲谷却不愿多见血腥杀戮,各位愿意维护江湖正义之心令人甚慰,江湖事江湖了,君睿行差踏错,自是他的过失,还望大家不要因此毁了君家百年基业。往后如何,我莲谷却是不再管了。从今日起,清珑当于莲谷中为这江湖祈福,十年内再不踏足武林,各位还请保重,好自为之……”说完竟是转身大步而行,翩然而去。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未曾想一场本该是血雨腥风的事情竟会如此化解。各家的当家彼此对视,一时间没了主意。李凌霄叹了口气道:“莲谷宅心仁厚,此间事今日便到此为止吧,君家百年基业,你我江湖同道,往后莫再提了。”说完也带着神剑门的人离开了。

  一时间,众人尽皆散去,这小谷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清珑自是自行离去,洛紫霖又哪里会不跟上,早在小孩儿移步的时候,便紧紧跟上不离左右。

  左右穿行,洛紫霖和清珑不多时便离了众人的视线,紫霖一把抱起清珑,将他按在自己**,温声道:“清珑,你怎么了?”虽未有什么损伤,也没有什么不妥,可他觉得出小孩儿心中的烦乱,方才一番话虽然大义凛然,却听得出心灰意冷,如今的离开,则更像是逃避。

  “紫霖哥哥,我……我好害怕……”清珑微微的颤抖让洛紫霖更是心疼,抱紧了他轻声安慰着:“别怕,已经没事了。”

  说到底清珑不过是一个刚刚**的少年,骤经生死,却在他生死一线之时看破了江湖仇怨,一日之间仿佛经了一世的尘缘,让他如何不怕。

  莲谷向来是江湖圣地,地位超然,他却是直到了今日才知道身为莲谷之主,所要承担的一切。他一句话可以领江湖群雄收手,他一个笑容可以让武林风波消弭无形。若他是个冷清冷心的也就罢了,偏偏连家人的悲悯苍生洞悉世事尽皆落在他身上。这让一个**的少年,如何不怕。

  “清珑,你选了退让选了避居,这本就是对的,至少十年,江湖上的争斗肮脏,和你无关,有我陪你,不要怕。”洛紫霖怀抱着清珑,轻轻吻他额顶。

  “紫霖哥哥,你是江湖上年轻才俊,真的愿和我避居僻野?”清珑轻声问着,带一点点撒娇般的轻吟。

  “这江湖我闯也闯过,闹也闹过,自从有了你,便什么都比不了你陪在身边。你要避居莲谷十年,我便陪你在莲谷看十年莲花,也没什么不好。”紫霖轻轻笑了,“说起来,我也想看看,莲谷究竟是什么样子。”

  ****************************************

  物换星移、山川寒暑,转眼间过了数月,江湖依旧不是个太平的地方,一会儿传言君远池辞了武林盟主之位,一会儿听说舍生寺的主持竟是君家的大公子,偶尔也有些武林世家生了些事端,吵吵闹闹纷纷扰扰,才是武林江湖。

  江上一艘精美的楼舫上,几个难描难画的男子聚在一起品酒聊天。

  “你确定朝廷不会趁机介入江湖?”一个紫衣人靠在船舷边,抬手将一杯上好的梨花酿倾入江中。

  “你心情不好也别糟蹋我的好酒,这酒是平平用心酿的,就算不拿来招待你们也能卖个好价钱,你不当家也别不心疼东西。”他身旁一个红衣美人劈手夺下酒盏,心疼地递给身边随从,这才接着道:“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朝廷就算想介入也要掂量掂量,万俟菁心里有数,不会乱来的,放一两个眼线在这里看着也就是了,真要他将整个江湖收为己用,恐怕他自己都不信。你怎么也关心起这些来了?洛少宫主不是一向对这些权谋之事嗤之以鼻么?”

  “哪是我想知道,还不是清珑总忍不住担心,自从从那个什么无极先天洞出来,他倒多了心忧天下的烦扰,那群老头子还笑着说什么‘这才是莲谷的主人该有的心思’,真是看着人就心疼。”紫衣人满脸烦闷,提起那个挂在心尖上的人却也不由脸上带了笑意。

  “说起来我还奇怪,小东西好不容易没事了,你还不陪在他身边好好玩乐,这几个月倒四处乱跑,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红衣美人拢了拢身上的狐裘,似乎还是稍嫌江上湿冷。

  “你道我不想陪着他?既然说了要陪他在莲谷,家中的事宜自然要交代明白,江湖上的恩怨也要消解清楚,清珑要的是安宁,我怎能带着一身麻烦杀戮回去?好在有你们帮着,也不算麻烦。清珑信里嘱咐我问清楚朝廷的意思,今天在你这里得了准话,我也就要回去了。”说着唇边笑意更甚。上次在无极先天洞那里别了清珑,一连就是数月,想的他心肝都疼了,好在,很快就要见到他了。

  “总算你也定下心来了,武林之幸,江湖之幸啊。”红衣美人兀自笑着,“**说那小东西最大的**劳便是收了你。”

  “那我是不是该说南宫良最大的**劳就是收了个妖精,省的你祸乱天下?”紫衣人哼了一声,眼见前面便是江流分支,渡口处有一青竹小船泊在岸边,便叫人停了船,转而对那红衣人道:“我这便走了,若想寻我,你知道该去哪里。”说罢腾身而起,上了那渡口泊着的青竹小船,和船上一个青衣小童说了些什么,不多时,小船起了行,在江中顺流而下,眼见着没了踪影。

  楼舫仓中走出一个锦衣张扬的男子,一把将那红衣美人搂在怀里,笑道:“怎么一副舍不得的样子?我看着要吃醋的。”

  “你爱吃醋便吃吧,酸死你我乐得高兴。”红衣美人顺势将身子靠进那人怀里,嘴里却说着气人话。

  “嘴硬吧你就,我难受你还不是最心疼的?”那锦衣男子渐言渐轻,言尽处唇已经敷上了怀中美人的眉眼。

  江水横流,尽是一派江湖恣意之气。

  ********************************************

  一艘青竹小船,载着一个紫衣青年,顺江而下,遇着支流,便向右拐,不多时已从大江之上转入了涓涓细流,水面上尽是芦苇蒲草,遮遮掩掩间倒也颇为有趣。

  那紫衣人神色间却似乎颇多不耐,催促着问驾船的小童道:“已过了两三个时辰了吧?怎么还不到?”

  那小童掩着唇轻轻笑了,言道:“公子怕是心急才觉得时间长吧?从您上船到此刻还不到半个时辰呢。您这个样子倒是和我家谷主那坐立不安的样子如出一辙,我如今算是明白谷主这些日子为何心情不好了。”

  洛紫霖向来不是个脸皮薄的,可如今被这小童几句话说的竟然脸上发烫,不过仔细想了想脸上有见了喜色,清珑竟然也是思念他的呢。想到这里便不由笑了出来,本就生的俊,这一笑更是说不尽的写意**。

  “就是这般,一会儿脸红,一会儿傻笑,倒真和谷主害了同一个毛病一样呢。”那小童嘻嘻笑了,刮着脸皮凑趣取笑。

  紫霖却只是含笑摇头,可不是害了一个毛病么?相思病得起来还是成双成对的好。

  小舟这会儿终于是绕过九曲八弯经了芦苇**,那小童从小舟上跳了下来,拨开一从苇草,引着洛紫霖进了一处谷地,眼前自是别有洞天。

  “谷主日盼夜盼,您可算来了。”

  “快些走快些走,谷主这会儿应该在落花涧呢。”

  “我先去告诉谷主贵客临门。”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走?”

  洛紫霖还未反应过来,就听见身边一群孩童七嘴八舌地说话,更有两个大胆的,一个拉着自己胳膊,一个牵着自己衣角,又拖又拽地往前走。

  紫霖被一众孩童拖行至一处山涧处,却见一个供人歇息的凉亭中放着半盏温茶,一盘瓜果,但是本应在此的主人却不见踪影。

  紫霖微微皱眉,看向周围的小童,只听旁边一个孩童道:“也不知怎么的。我来跟谷主说洛少宫主到了,谷主却扔下被子便提着衣角跑了,我跟他说不用跑,洛少宫主马上就到,他却还是一个劲地跑,还跑错了方向。”

  紫霖眉头皱的更深,听这孩子说的,怎么不像是清珑急着见自己而走错了方向,倒像是急着逃走避开自己?

  “你们口中的谷主,真的是清珑?”紫霖不由略有些犹疑。

  “可不就是么?”旁边那小童兀自歪着脑袋抱怨,“谷主真是的,跑那么快,让人追都追不及。”

  “他往哪个方向去了?”紫霖追问。

  小童指了个方向,洛紫霖运起轻**,凌空去了。只看得一众孩童张大了嘴。

  紫霖掠身所到之处是一片树林,他仗着轻**在林中跑了片刻,远远瞥见一片青色衣角一闪而逝,认得是清珑最喜欢的衣衫颜色,便追了过去。可到了近前,又不见了人影,但以洛紫霖**力,自然听得见近处便又呼吸之声,听声音当是在头顶,可见是清珑爬到树上去了。

  至此,他更加确定小孩儿是在躲着他,心中不由一阵气苦。分别了月余,心心念念想着他,想得心都疼了,这可算要见了面,他却躲着自己,如何不叫人伤心。可细细想来又不知道清珑为何躲避,他二人未曾口角,更别说有了嫌隙,难道几个月间,那小东西竟有了新欢?

  摇摇头努力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虽明知清珑就在头顶的树丛间,他也不点破,只是扬声道:“清珑,你如何不出来见我?我做错了什么不成?”

  头上的小孩儿凝神屏息,似乎生怕被人察觉踪迹。

  “你是怪我离开数月?可明明是你让我去将一切事宜处理好的啊?洛水神宫事情繁杂,我用了数月才处理好了,紧赶慢赶回来见你。你……却已经厌倦了我么?”说道这里洛紫霖的声音中不由带了些伤怀。

  “不是,哎呀……”头顶传来一声惊呼,小孩儿没站稳,一下子从树上掉了下来。

  洛紫霖赶紧伸手接住,刚想仔细看看小孩儿又没有受伤,却被他伸手捂住了眼睛。

  “不许看。”清珑用双手按住紫霖双眼,声音却似乎比月前沙哑了许多。

  “清珑,你……嗓子不**么?”紫霖有些疑惑地问着,方才接住他的时候虽然匆匆一瞥,却似乎觉得清珑有些不一样了。

  “没,没什么。”清珑清了清嗓子,然后有些气恼般地开口道:“不许问。”

  “清珑,我想你……”紫霖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了些许撒娇的意味,将清珑从怀里放到地上,扶着他站好,却没有强行拉开他的手。

  清珑的手掌微微一僵,却还是坚定地敷在他眼上不肯移开。

  “让我看看你可好?”紫霖轻声求着,手掌敷上清珑的。

  “不好。”清珑却声音中带着不愉,按死了手掌就是不松开。

  “究竟怎么了?你还想一辈子不给我看么?”紫霖皱眉,轻轻捏着清珑手背。

  “我……我若变了样子,你会不会不喜欢?”怀中传来闷闷地声音,听得紫霖微微一愣。

  “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的,这世上要比你漂亮的我还见得少么?当初喜欢你看的也并非皮相,怎么这会儿倒担心起这个来了?”紫霖轻声笑着。想来小孩儿也正是长身体的年纪,再变些样子也是正常,一来就躲着自己,原来是怕自己不喜欢。想到这里紫霖不仅安了心,还有些好笑。

  “那,我的声音也变了,你也不会不喜欢?”清珑声音怯怯的,却自有一种与往日不同的沙哑。

  紫霖知道清珑是到了男孩子变声的时候,更是笑了起来:“我的清珑要长大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乖,现在,让我看看可好?”手掌敷上清珑的细滑小手,轻轻拉开。

  这一回,清珑没用力,任着紫霖将自己看了个通透。

  清珑脸色微红,垂着头眼睛看向别处。只觉那人看了半天竟没半点反应,疑惑间微微抬头,却见紫霖看着自己目瞪口呆地样子。

  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清珑嘟起**道:“就说了变了样子,你要不喜欢的。”

  紫霖猛地一把将清珑拥进怀里,哑着声音道:“怎么变成这样?我可要藏好了,绝不能给外人看了去。”

  清珑垂头丧气,他知道自己原本就算不得美人,如今竟然变得那么难看了么?要让他藏起来怕出去吓着别人?

  他却哪里知道,此刻他身形拉长了许多,连脸型都瘦肖起来,原本的清秀可人早变成雪玉般的倾城之貌,这哪里是变得丑了,分明是美的令人移不开眼去。

  见清珑垂头丧气,紫霖不由失笑:“我的小东西,你这模样,可让我如何是好啊?”

  清珑****赌气:“我变丑了,你不喜欢就别理我了。”

  “天啊。”紫霖抚额:“你是美的让我都不敢眨眼了,看来往后要时时防着别人抢走了你,我这辈子,可有的累了……”

  【本文完】

  【荼蘼花事系列完结】